• 蒙古族的摔跤(Wrestle)

    蒙古摔跤被视为男子三项竞技之首。早在四千年前的北方游牧民族中就已盛行摔跤。蒙古族的摔跤最早见诸于历史记载是在成吉思汗时代。此时涌现了众多的摔跤好手。据传成吉思汗十分喜爱摔跤,其弟别里古台、大将木华黎、哲别均为著名的摔跤手,当时被誉为”孛阔”(力士)。此时常常将摔跤、射箭技能之高下作为选任将领的主要条件。

    Buhe-200

    到元代更是如此,擅长角抵之士备受元统治者青睐,如《元史·武宗记》载,元武宗曾于大德十一年(1297)六月,”以拱卫直都指挥使马谋沙角抵屡胜,遥授平章政事”。至大三年(1310)夏四月,”赐角抵者阿里银千两,钞四百锭。”元朝于1318年设立”校署”一职,专门管理摔跤运动。那时盛行的摔跤形式与后来蒙古式摔跤有所不同。当时的摔跤摔倒后仍可以相搏,必须使对方双肩着地才算得胜。为了制服对方,往往采取各种手段,因而富有刺激性和凶险性,故这种摔跤规则,元以后便消失。
    Buhe-270

    明清时期蒙古式摔跤有了长足的发展,经过改进、流变,成为今日中国式摔跤的源头。清代将摔跤称为”演布库”。女真人在东北建立后金政权后,为了进一步扩大势力范围并增强实力,曾大力提倡演练布库,出现了上至皇帝、亲王下至小儿均习布库的局面。不但广大蒙古人喜爱此项运动,甚至汉人、满族人也好演练。清初推崇布库之戏还具有笼络蒙古族王公贵族的政治目的。清帝为了加强与蒙古诸王的联系,在与他们围猎后举行的联欢宴会上,将布库作为主要表演项目,称为塞晏。对此清人张文翰所绘的”塞晏四事图”一画有生动的反映。民间的摔跤活动因其不受场地和器材的限制,更显勃勃生机,在喜庆节日,抑或祭祀活动之后,男女老幼无不习之。 在举行传统的蒙古式摔跤比赛时,选手们身着极富民族特色的摔跤服。上身为皮质的短袖衣”卓铎格”,胸前裸露。短衣上缀数百枚闪亮的银泡或铜泡,后背正中镶以装饰圆形龙、狮纹金属片以显其威武雄壮。腰系用红、黄、绿三色绸制成的战裙。下着用白布缝制的肥大摔跤裤,还套有绣有吉祥图案的套裤。足蹬皮靴,为了防止摔倒和靴子破裂,还要用结实的皮条捆绑加固。

    Buhe-240

    颈上系五彩帛编结的姜嘎(又称吉祥结、护身结),姜嘎上的彩条愈多,表明获胜的次数愈多。蒙古式摔跤参加比赛之人数必须是2的某次乘方,如8、16、32、64、128等等,不能出现奇数。比赛的选手不分地区,不限年龄,不限体重。除互比力气外,招数与技巧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主要动作有踢、拧、闪、捉、拉、扯、推等十三个基本动作。招数有勾子、拌子、坎子、别子等大招数,各个大招数中又有很多小招数,比赛中随机应变,灵活运用。摔跤比赛实行单循环淘汰制,以将对方摔倒为赢,一跤决定胜负。 蒙古式摔跤也有很多规则。双方的手允许触及对方臀部以下的部位,但不许抓腿抱腿,也不许跪腿去摔;互不侵犯有姜嘎的部位;用脚的招数时,不许超过臀部,以免伤害对方上身。选手出场时极富民族特色。比赛前分左右排站立,出场时全体赛手在场外人的高声伴歌下,边舞边跳向比赛场中。

    起始,赛手们个个昂首挺胸,步法似骆驼步慢跑,徐徐向前。至中途,两手攥拳,前后左右上下猛抡双手,腿抬高,步要落稳,边舞边前进,成为狮步。接近场中时,两臂伸直如鸟羽,似鸟飞之势,两手上下振动着慢舞,称为鹰步,并向主宾、主持者及观众致意。比赛中获胜一方要伸手将对方扶起,以示胜不骄、败不馁的王者风范。

    大型比赛的获胜者要受到很高的奖赏,并获得九九八十一件奖品,其英名在草原上长期流传。对多次夺魁因年老不能继续争雄于跤场的老将要隆重地授子”达尔罕”的最高终身荣誉称号,承担起教练青少年的责任。 时至今日,蒙古族赛马、射箭、摔跤这三项传统男子竞技项目,仍以其旺盛的生命力蓬勃发展,它们不仅成为全区和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比赛项目,还成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项目。蒙古族男选手不仅能屡屡夺魁,女选手也常常问鼎夺冠。这三项竞技,是蒙古族崇尚勇武精神的载体,更是中华民族开拓、进取精神的集中反映。

    xz-mori蒙古族的摔跤(Wrestle)

     

  • 蒙古族赛马(Horse race of Mongolian)

    蒙古族自古生活在北方辽阔的草原上,“以车马为家”常年逐水草迁徙。自然环境的严酷,要求他们必须具备强壮的休魄、坚强的毅力以及高坦的技艺,才能适应游牧 生产和生活的需要,因此蒙古民族历来就重视和酷爱体育竟技。据《夷俗记·教战》载,“胡儿五、六岁时,即教之以乘马……稍长则教之以蟠鞍超乘,弯弧鸣铺,又教之以上马则追狐逐兔,下马则控拳擎张,少而习焉,长而精焉,不见异物而迁焉”。他们从日常的生产、生活中提炼出远于增长体力和提高技能的项目,这就是被称为男儿三技的赛马、搏跤和射箭运动。

    MONGOLIANmori1赛马

    蒙古汗国时期,成吉思汗等统治者鉴于政治、军事的需要,极力推崇骑术,赛马之风在军队和上层社会中十分盛行。至元代,马上运动与兵役制结合,形成了当时的一项制度。每当举行“忽里勒台”(大型集会)时,除了和陡法规、任免官员、奖惩以外,还将赛马作为大会的活动内容。十三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曾记载蒙古人要马的场面。明代,蒙元王室退居漠北,仍然力倡骑射,赛马仍是最热烈的活动之一。射箭、赛马、撑跤在元明之际形成了完整的男儿三技,以“那达慕”的形式固定下来,在民间长盛不衰。

    xz-mori蒙古族赛马(Horse race of Mongolian)


  • 蒙古族的射箭 (Archery of Mongolian)

    y-mori-re在蒙元时期,成吉思汗曾规定:“每个战士必须带有下列武器:弓二张至三张,其中至少有一张好弓,三个装满箭的大箭筒”。当时涌现了众多的射箭能手,成吉思汗的麾下名将木华黎“猿臂善射,挽弓二石强”。

    蒙元时期最著名的神射手为成吉思汗的侄子移相哥(哈萨尔之子,约1192年-1267年)。1224年,成吉思汗西征花刺子模国,为庆祝胜利,在蒙古国西境的不哈速只忽举行了一次由蒙古全体贵族参加的射箭比赛,移相哥在此次大赛中创下了矢中三百三十五虞(两臂伸展之间的距离为一虞,约五尺左右。三百三十五虞约相当于一公里)的射程,并获得成吉思汗降旨刻碑之殊荣。而哈萨尔的后裔所形成的蒙古部也以“科尔沁”命名。科尔沁一词,汉译为“箭筒士”。

    蒙古族射箭比赛分为静射(又称立射)与骑射两种。弓箭之式样、重量、长度、拉力均无统一规格。传统的弓一般为木质,两端嵌牛角;弓背为半圆形,中间渐内收成圆握柄,绷以牛筋弓弦。箭长约100厘米左右;箭镰形状多样,多为铁质,亦有骨质;箭杆尾饰三排鹰羽。立射是在距离射击处四、五十米远处竖一个木桩裹皮袋为靶,宽三尺,长六尺。参赛者可分为小组,在固定地点轮流立射,以中靶多少决定名次。由于这种比赛灵活方便,几个人聚集一处,即可即兴演练。骑射一般在大的集会或喜庆节日举行,射手骑马持弓箭沿跑道边跑边射。通常跑道为85米长,4米宽,沿跑道设3个靶位,每个靶位相距25米。

    第一靶在高2米的术架上挂一个约一立方尺的彩色布袋,第二靶是一个一立方尺的白色布袋,第三靶为另一种颜色的等边三角形布袋。第一、二靶位在射手左侧,第三靶位在射手右侧。比赛时,射手身着各色蒙古袍,背荷弓箭,跨马立于起跑线。发令后,立即策马疾驰,同时迅速抽弓,瞄靶劲射。当射中靶上某环肘,靶环自动脱落,场面颇为激动人心。一般规定每人射9箭,分3轮射完,以中环多少评定名次,比赛实行淘汰制。在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骑射竞技尤盛。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古老的弓箭已逐渐为钢弓、尼龙弓及金属箭所代替。

    (摘自张彤)

    xz-mori蒙古族的射箭 (Archery of Mongolian)